茶燃

这里不太萌新人一只。
偶尔写文,但文笔渣经常炸。
因为有想要守护的人在这里,也来了【微笑】

嘿,这里茶燃。

因为被大佬朋友提醒说太长了不好看,

所以稍微改了一些。




二十一、

        一次运动会,没有项目的三人在偌大的教室里自high。

        不知道是谁的提议,三个人玩起了你画我猜。

        吴桐羽来出题,筱筱来画,洛筱来猜。

第一轮:

        吴桐羽:猫咪咖啡屋

        筱筱画了一个杯子,并且细心地画上了热气,但是因为太过于抽象,所以洛筱一脸黑人问号。

        筱筱见状,又在一边画了一个平顶的房子在房顶写上了“coffee”。

        先不论她是否作弊,关键是她的“coffee”写错了,更神奇的是洛筱居然get到了她的点。

        然后她又在一边画了一个……猫头。

        在店和屋上纠结很久的洛筱终于猜出来了,喜极而泣。

第二轮:

        吴桐羽:狼与美女

        筱筱一看,哎哟好简单,立即在旁边画了一坨……凌乱的线。

        这张画乍看只是凌乱的线,但是一边的“狼”非常细心地加上了尾巴,另一边的“美女”有着凌乱的长发和三角的裙子……简单概括下,就是“驴与丑女”。

        洛筱在懵圈了十多分钟后得知了答案,怒拍桌子,这个鬼才猜得出来哦!

        人设是鬼,捂着肚子已经笑到不行的吴桐羽表示不服——

        这东西鬼也猜不出来的好伐!


二十二、

       课间的时候,吴桐羽常常会去找洛筱玩。

       但通常这个时候洛筱在睡觉,于是他又去找筱筱,磨着筱筱帮他理抽屉。

       筱筱不说话的时候很温柔,像极了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姐姐,但一说话,就暴露了自己少女的本性。

       说到上课睡觉啊,就很有趣了。

       筱筱一般是不睡觉的。

       吴桐羽上课会打盹,但也不会真正睡着他又一个强大的技能,就是一边打盹一边听课。

       洛筱常常一睡不醒,长眠于她课桌上的书山里,有时候一觉醒来,台上换了一个老师也是很正常的。


二十三、

       数学课是不敢睡的,可无奈学生狗们的困意。

       吴桐羽眼睛闭上了又睁开,每次都看见他亲爱的数学老师在盯着他,无比惊恐。

       洛筱摇摇欲坠的脑袋刚刚沉下去,河东狮吼就到了。

       筱筱不睡但是依旧每节课神游太空,她真应该去当太空人。



这里茶燃。

大概会弄一个专访什么的,

你们有什么想询问的都可以私我或者评论,

里面所有人物都OK的,

我能做到的。


溯梦(二)

十一、

        筱筱是一个文艺少女,常常会与老大爷吴桐羽和宅女洛筱分享些文艺段子。

        前阵子流行了一段时间的土味情话,于是筱筱就想撩下他们。

在筱筱的脑海里,场景大概是这样的:

        筱筱:你有打火机吗?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: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筱筱:那你是怎么把我的心点燃的呢?

        然后吴桐羽被撩的不要不要的。

但是事实上,是另外一回事:

        筱筱:你有打火机吗?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(面无表情):没有,(指了指洛筱),她有。

        筱筱(强行套路):那你是怎么把我的心点燃的呢?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:借她的。

       一旁的洛筱表示她只有火柴。


十二、
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某一天,吴桐羽依旧是面无表情,在某一个课间走到筱筱身边,一边捏她的脸,一边语气平常的陈述:你今天有点奇怪诶。

        筱筱还没睡醒,整个人都有点懵,张口就问:哪里怪?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扯了扯嘴角,低头小声说:怪可爱的。正当筱筱被撩得不知所措的时候,吴桐羽又继续开口,表情非常认真:

        可是你知不知道,

        可爱不是长久之计,

        可爱我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筱筱一阵脸红心跳,但就在这时吴桐羽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,非常自恋的抖着眉毛地嘚瑟自己的撩妹大法。

        筱筱气得当场差点和吴桐羽同归于尽。


十三、

         相处久了,筱筱和洛筱就发现,在吴桐羽精致高贵的外表下,隐藏的是一颗老大爷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 不熟悉的人看吴桐羽,绝对是那种“你爱咋咋地,关我屁事”的道系少年,但熟人都会知道,这个平常放肆的娃子,其实很佛。

        举个栗子。

        冬天还没到就穿起来秋裤,一年四季都喜欢穿校服(毕竟他们学校校服很好看),一到冬天就开始提着一个玻璃瓶子泡茶喝,上课就跟坐家门口晒太阳一样,大爷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语文代课老师徐主任来上课,手里也拿了个泡茶叶的杯子。两个人仿佛是一个年龄阶段的人。徐主任讲一段喝一口,吴桐羽听一段喝一口,画面之和谐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筱筱被骗得喝了一口那茶叶(倒杯子里的),苦得都说不出话来,表示自己永远都不要喝茶了。

        而这时候,洛筱为自己的明智之举而开心雀跃,吴桐羽在一旁喝了一大口,笑眯眯的说,不苦啊。

        要不是筱筱打不过他他早就被干死了。

   

十四、

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吴桐羽上课敢这么狂呢?又是喝茶又是架腿的。

        倒不是因为他成绩有多好,只是单纯老师喜欢他。

        美丽豪爽的数学老师兼年级组长邓邓喜欢他。

        漂亮温柔柔中带刚的语文老师叶叶也喜欢他。

        和他一样老年人还和他爹有相同兴趣的徐主任还喜欢他。

        他要上天谁都拦不住。


十五、

         吴桐羽不仅很能吃“苦”,而且还一度被封为“醋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次三个人去吃面,吴桐羽在一边狂倒山西老陈醋;洛筱在一旁疯狂放辣椒,筱筱看着这俩二货感叹世界的奇妙。

        洛筱是宜春人,特别能吃辣。

        筱筱是客家妹子,辣椒能吃一点,但很多有味道的调料都不吃。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是个假南昌人,一点辣都不能碰,喂一包大面筋会死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 经常吴桐羽就很馋洛筱和筱筱碗里的肉,会询问关于辣不辣的那种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洛筱和筱筱当然一致回答还好,不辣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就看到食堂里有一个窜来窜去找水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妖怪吧!”吴桐羽每次看着洛筱碗里红彤彤一片,都会这样感叹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才是妖怪吧。”洛筱瞄一眼吴桐羽漆黑的碗(加多了醋),毫不留情地怼回去。


十六、

        洛筱写文和画画都很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 她写了一本叫做《非人类的校园生活》的故事讲的就是他们三个的幻想。在那里面,筱筱就叫筱筱,洛筱也叫洛筱,吴桐羽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那本故事,被吴桐羽带走了,因为他舍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 洛筱还画了他们三个最真实的日常,里面有洛筱上课被河东狮吼,打火机的梗,还有手书和一堆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 她真的很厉害,只是她自己不知道。


十七、

         吴桐羽很会打架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没遇见吴桐羽之前,洛筱作为老司机,安慰人的方式都是一本正经的讲黄段子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被吴桐羽狠狠地“抽”过一顿后,就改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吴桐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求助于筱筱和洛筱,比如折伞,整理抽屉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?因为他懒。

        相比之下,筱筱和洛筱简直就是细心又耐心的贤妻良母。


十八、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吴桐羽很欠抽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外人面前一副高冷的样子。(不,那只是他视力听力都不太行)

         在熟人面前脸都笑成二维码了,像一只疯狂的兔子找到了自己爱吃的胡萝卜而疯狂蹦哒。

         心情好的时候句句情话,心情不好的时候句句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物理老师亲切地称他为“万怼怼”。


十九、

         筱筱和洛筱特别惨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俩被球砸到过好多次了,排球足球篮球什么球都有就差地球和行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天中午三个人一起横穿篮球场去食堂吃饭(两点之间,线段最短)。正巧走到某个篮球架下,一个篮球就朝着吴桐羽飞来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因为被球砸了太多次,有了阴影,吴桐羽左边的洛筱愣在当场无法动弹,而筱筱飞速地闪到吴桐羽身后,死死地扯着吴桐羽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 吴桐羽无奈的看她俩一眼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球是朝我砸过来你俩紧张啥?

         随后,动弹不得的吴桐羽伸手把球抡了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事后,洛筱表示那一下吴桐羽男友力爆棚。

        而事实上,吴桐羽表示要不是被筱筱抓得无法动弹,才不会伸手去抡的,很累的。



二十、

我今天和你们聊过天还视频了,

虽然不知道说什么,加上时间短促,

也没有时间去叙旧了,

不过大家都过得很好呢,

特别是洛筱,会和我们抱怨了,

吵吵闹闹的真好啊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

什么都不去想,什么都不会怕

就这么慢悠悠的,走到余生尽头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吴桐羽今天的话


马上就要到筱筱生日了,有什么适合送给小公主的礼物建议吗?


嗯,这里茶燃,一个外人。

这是一篇受吴桐羽之托的寻找回忆文。

主要回忆了吴桐羽某三年的人生经历。

寻找洛筱和筱筱那两个至关重要的人。

题目是我这个外人取的,请不要介意。


溯梦(一)


一、

         洛筱和筱筱第一次见面时,是在女生寝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俩在茫茫人海中相互对视了许久,一眼定终身。

         茫茫和人海就不乐意了,两个人扭头便出了寝室,去找各自的玩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筱筱和洛筱独处一室,干柴烈火地……对视了一下午。


二、

        洛筱和筱筱又在教室里遇见了,于是她们终于说上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我叫筱筱。”筱筱的名字很特别,但是也很好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好,我是洛筱,全名是露西亚·阿夫洛斯卡娅。”洛筱如是说,很显然她的名字不仅特别而且还不好记。筱筱并没有试图记住她的全名,毕竟她也记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两个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走到了一起。


三、

         筱筱是个皮肤有点黑的少女,扎着长长的马尾,小小的个子,衣服穿得很整齐,像世界上所有的少女那样,追杨幂和迪迪热巴,看少女漫画和肥皂剧,抱着洋娃娃睡觉。哦,顺便说一句,她是客家妹子,那种笑起来很温柔的客家妹子。

        而洛筱却与她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 洛筱剪的是齐肩短发,童年是奥特曼和小怪兽,常年混迹于二次元,内心黄暴。平时安安静静像个人样,一到熟人面前,张牙舞爪眉飞色舞,要多有神采就多有神采。洛筱很白,而且巨大一只,呆呆萌萌得像一只可爱的兔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时候洛筱的熟人大概也就只有筱筱而已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就有人好奇啊,说她俩性格外貌身材天差地别,怎么玩到一起去的?连共同话题都没有吧?

         有的,她俩还真有共同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俩成绩都不咋地。


四、

        洛筱和筱筱相亲相爱地生活了一阵子,一个叫吴桐羽的不要脸的家伙就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 那货和她俩更没共同话题,因为吴桐羽不仅是个半吊子(就是什么事都大概知道一点但不太深入)而且成绩也处于中上游,关键还是个男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就非常尴尬了。

        洛筱和筱筱两个人不聊成绩也还可以聊聊寝室里茫茫和人海的破事,玩几把寝室里的梗。吴桐羽咋办?自个儿玩吗?

        更尴尬的是吴桐羽神经大条一点都没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 这已经不止非常尴尬了。


五、

         就在洛筱快要报警抓走吴桐羽这个神经病的时候,吴桐羽自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没了吴桐羽的筱筱和洛筱一路畅谈,欢笑不断,无比轻松,丝毫没有想起有什么东西的消失,也没有丝毫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她两人走进心理老师办公室,想询问在心理课上所做的测试结果时,她俩看见吴桐羽坐在心理老师的对面,眼泪婆娑。

         筱筱立即脑补出了一场青春纯爱剧,而洛筱则想出了一场少年爱少年的心理大戏。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吴桐羽只是因为家里的事罢了。


六、

        通过寻找心理老师,吴桐羽得知了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他们三个还是有共同点的。

        毕竟三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内心刚刚快要熄灭的小火苗又燃烧了起来。

(诶不对啊,这小火苗有什么好燃的,你们仨总不能天天聊心理疾病吧!)


七、

        洛筱和筱筱真正接受吴桐羽,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她们寝室夜聊,问及恋爱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 但吴桐羽作证,她俩现在还是母胎单身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她们就一致和茫茫和人海说,她们喜欢的boy叫做羊关掉。

        羊关掉是何许人也?

        羊关掉其实是吴桐羽的圈名。

        再到后来的某一天,某位调皮的同学在吴桐羽插U盘的时候非常大声地念出了吴桐羽的U盘名称——

        羊关掉。

        这就很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 茫茫和人海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俩,再意味深长地盯着吴桐羽看,时间长达半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差点就要报警了。


八、

         其实三个人还真有一点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 吴桐羽虽然有一副好皮囊,但个人气场太弱,待人又不冷不热,所以一直是个小透明。

         洛筱本来就不喜欢和陌生人讲话,自然没什么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 筱筱就很惨了,大概是看她好欺负,莫名其妙的被一班人孤立。

         三个人的相遇,大概也是缘分使然吧。整体嘻嘻哈哈吵吵闹闹,见到了彼此就会很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 这就是友谊吧。


九、

        其实一个人被孤立特别不好受。

        洛筱和吴桐羽知道的,而筱筱也已经体验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吴桐羽回到寝室,发现寝室里的人都不在。于是他就去串寝。

        走到隔壁寝室发现有人在哭。走进去发现是他们班上的一个男生。

        旁人告诉他,是因为和筱筱分到了同桌,极不情愿想反抗来着,对着筱筱各种嫌弃,结果直接被班长大人骂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 班长大人……很猛。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听后就特别不开心。坐在那个男生对面听着他咒骂班长和筱筱,语气之难听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吴桐羽听不下去了,就一拳打了过去,那个男生懵了反应过来第一件事是还手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两个人都受伤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还算比较厚道,没有去打那个男生的脸。

(吴桐羽:放屁,明明就是不想脏手而已)

        但吴桐羽脸上是挂了彩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 离开前,吴桐羽不屑地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男生,有些厌恶的移开视线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被孤立的滋味不好受,但不是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的恶意嘲讽,还有那些嚣张无礼的举动,都会伤害到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就是家里有几个钱罢了,真拿自己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吴桐羽找班主任换位置,但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因为前十才有资格选同桌。

        吴桐羽那次考试非常不巧地排在第十一,他那个恨啊。


十、

        洛筱和筱筱第二天发现吴桐羽脸上贴了个极其幼稚的卡通创口贴。

       她们奇怪的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   然后吴桐羽一脸自恋地撩头发说自己这样更帅。

       洛筱和筱筱同时低声骂他神经病。

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洛筱非常恶趣味地发现筱筱同桌这两天一直扶着腰,偷偷向他们吐槽。

       吴桐羽淡淡一笑,深藏功与名。